慎终追远祭祀先祖亡人的社会作用

  • 国学礼仪
  • 2019-03-18
  • 人已阅读
简介中国人向来讲究“慎终追远”,对为抚育后人历尽千辛万苦的先祖,有一种深深的怀念与感激之情。在春节、淸明、中元节等特殊时期,人们在香案上或祖坟前烧上几炷香,摆儿副碗筷,心中充满了思念。远方的游子,每到这种时候,总是禁不住热泪沾襟。人生的意义似乎此时显得更为珍贵,家乡、故土、祖_在这里成为一种对看可触的具体形象,因此不要小看了祭祖活动那强大的凝聚人心的作用。

1.心理压力的释放

人们之所以需要祭祀神灵,乃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有某些难以把握的因索,或是面临若某种闲难,需要神灵的帮助。人们的牛活并非总是一帆风顺,相反倒是“不如意事常八九”。无论远古还是今天,人类社会生活中都存在着许许多多的不确定因素,个人不可能有绝对的安全感:祭祀是古代生活在自然力与社会淫威弱小再姓的一种S我保护方式,是人们释放这种压力的传统方法之一。现代人虽然受自然力、社会力的压迫较小,但人们在生活中也会遇到重大不可控的因索:出门经商、孩子高考、官场沉浮、情感风波、打求职……有时还会遇到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不治之症、金融危机等天灾人祸。这时候,他们也只有通过祭祀活动,来舒缓焦虑,为自己祈祷一个美好的未来。在祭祀中,人类将己的声音传达到了 “彼岸世界”。通过与神灵的对话,人们汄为已经得到了神的期许,这使他们的焦虑得到了宣泄。祭礼还将民众内在的宗教经验通过各种象征方式外化出来,如烧香、礼拜、念经等,这种行为有效地使他们在现实的闲境面前重新获得了信心和力最。

2.人神共乐

许慎在《说文》中说:“巫,祝也。女能亊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两褎舞形。”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说:“古代之巫,实以歌舞为职,以乐神人者也。”在祭祀活动屮起中介作用的巫觋,实际的职责却在歌舞。不仅巫觋,民间百姓也有以歌舞娱神的古习。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艽俗信而好祀。其祀,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古的图腾舞蹈——“羚率舞”或许是众多以动物为图腾的氏族朝拜尧舜的仪典,亦或是尧率领诸氏族举行盛大的图腾祭祀古代先民的傩活动也是载歌载舞,在有些地方,傩舞发展成地方戏,如湖南“傩堂戏”、湖北“傩戏”、贵州“脸壳戏”等,娱乐性的成分日益增加。民间祭祀活动,以娱神兼娱人,其实历代皆然。清明节的内容不仅仅是祭祀先祖,踏靑、郊游、野咎也姮众多城镇家庭的乐事。端午节划龙舟也不只是为了祭祀屈原,万舟竞渡,万共乐,也是一种盛大的民问狂欢节。苗家人过春社,人们汇集在社工树下,祭奠时,摆上祭品,点燃香烛跪拜社。全体到场的群众肃穆静立,祈祷社王保佑苗家今年五谷收,六畜兴旺。祭奠完毕,锣鼓声响狮子起舞了,芦笙吹响了,人们开始由活动。寨佬们饮酒,老人们谈家常.妇女小孩选商品,年轻人对歌、谈恋爱。在湖南益阳、邵阳等地,当哪家有人去时,他们足像过去那样在家里设灵堂供人吊唁,而是在大街之上扯一个大帆布帐篷,请一个花鼓戏剧闭来唱戏。舞台上的主持人投仿电视台主持人的样子报幕,一会儿传统的花鼓折子戏,一会儿是通俗歌曲_拉只有灵堂屮悬挂的死者标准像,才让人知道原来这里是在办丧亊。

3.我族我家的认同

中国人向来讲究“慎终追远”,对为抚育后人历尽千辛万苦的先祖,有一种深深的怀念与感激之情。在春节、淸明、中元节等特殊时期,人们在香案上或祖坟前烧上几炷香,摆儿副碗筷,心中充满了思念。远方的游子,每到这种时候,总是禁不住热泪沾襟。人生的意义似乎此时显得更为珍贵,家乡、故土、祖_在这里成为一种对看可触的具体形象,因此不要小看了祭祖活动那强大的凝聚人心的作用。湖南岳阳的张谷英村是全国历史文化名村。该村的祠堂于“文竿”期间拆毁,现正拟重建,他们每年在祖先堂都有一次大祭祖活动。云溪石溪乡两个村的一百余张姓后裔来到张谷英(六百余年前的张氏开基祖)坟墓前祭祖。他们自称是张谷英的后人(然张谷英村人不以为然,但还是热情接待丫他们。如果说,家族祭祀中的崇祖情感还略显“狭隘”的话,那么对民族远祖的崇拜则体现了更深沉的爱闽情感。近年来,我国越来越里视祭祀黄帝的活动,许多海外华裔都迢迢万里赶来参加。